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75章 邀舞(1 / 2)

谢风月摸了摸鼻子,随即像个没事人一般对林齐舒道:“赶紧进去吧,快开宴了,我这儿也快收尾了。”

人在尴尬的时候就会显得很忙。

林齐舒都已经张嘴准备打趣谢风月与公子衍了,结果她嘴张的圆圆的,硬生生中途闭上了。

她一会儿摸一下团扇,一会捻一下帛带,眼神也飘的远:“好好的,那等会是进去吃饭吗啊?”

谢风月:“啊?”

林齐舒

“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

看着两位女郎离去的背影,谢风予声音幽幽在她耳边响起:“我就说这大族郎君都是惯会玩弄女郎的吧,你看他现在玩够了,就把你弃之如敝履了。”

谢风月轻笑两声:“予妹妹倒是挺关心我的。”

谢风予被她拿话一噎,一时无言以对,哼唧两声不再看她了。

午时,外头热浪蒸腾,可只要一踏进开宴的院子,凉意就直扑而来,原因无他,只是谢府财大气粗,将冬冰这种稀罕物制成冰盆,三步一摆。

谢风月这次的位置是正大光明的位于上席了,她步子闲适,迎着众人的目光,聘聘袅袅的走了过去。

众人在辉煌大气的大厅里围坐在席上,琳琅满目的珍馐美馔摆放在各自的案几。

谢太傅身着华丽的衣袍,神态庄重地起身致辞:“今日之筵,乃为小筵,只是为迎我谢氏夫人与女儿入京,众位大可不必拘谨,就当做是一般家宴即可。”

听完致辞,众人纷纷敬了一杯酒,在座的受邀之人都是盛京有头有脸的人,谁都不是个傻子,他们听出谢太傅话外之音了,不就是显摆谢家财大气粗,底蕴深厚吗?

若真是为了给夫人爱女接风洗尘,今日的宾客也该是有各主君才对,这打眼过去,全是些年轻郎君女郎的,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接风宴。

谢太傅喝完杯中美酒后,又朝着众人道:“今日这筵就让爱女,风予风月主理了,我与夫人就不在此碍着小辈们的眼了。”

话毕,一直在一旁面带微笑的谢夫人也向众人颔首致意。

这种席面盛京的贵女郎君们,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北地的士族们经常都会由家中长辈发请帖,致辞后就离场,所以他们也不作过多的挽留,只是嘴巴上假意说着不必不必之类的客气话。

等着谢太傅和谢夫人一离场,众人纷纷都松了一口气,一个个的也不看几案上的珍馐了,端起酒盏就开始走动了起来。

厅内窗楹下悬着各式风灯,穿堂风一吹,灯下系着的铃铛撞击声和郎君女郎们的说笑声交织一处,好不热闹。

谢风月身边也围坐了两人,正是林齐舒和连琅。

她们也被那说笑声感染,眼角眉梢全是喜意:“月姐姐可会奏曲?”

林齐舒说这话可不是为难人,实在是南北地筵席状况不同,南地好风雅已经刻入了所有士族的心里,她们的筵席上,奏曲、跳舞、玩投壶、射覆,作画、谈诗,下双陆皆为正常。

北地女郎对这些可谓都是涉猎不深。

谢风月自然不想应和,她摇了摇头:“奏乐管弦,我都不太会。”

林齐舒失落的努嘴:“那好吧我还想着能与姐姐来上一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