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52章 来客(1 / 2)

寒风下的太阳也给不了人多少温度,谢风月站在公子衍的门外足有半盏茶时间,她捏着的一沓银票像是烫手山芋一般。

“吱呀”门被人推开一条缝,柏山露出那张和嵩山一模一样的脸,可脸上的表情却是严肃的“郎君不想见你,女郎还是回去吧。”

说实话,谢风月有些怵这个柏山,当初见他第一眼时他就觉得这人不喜欢她,这种感觉来的可不是没由头的,他看她时眼里冰的像是刺骨的风割在她脸上似的。

谢风月欠身行礼“那劳烦柏山小哥把这银票归还于公子衍吧。”

他低头瞥了那一沓银票,眸中厌烦的神色一闪而过“郎君说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送给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了,若女郎不想要就去城门送乞儿吧。”

谢风月依旧谦逊,可她内心疑惑更甚,她可没错过这人眼里的那一丝情绪。

“可是我惹了公子衍生气,还请柏山小哥给些提示。”

柏山冷着脸不语,听完就想关门。

谢风月伸手挡住了他“银票我就放这儿了,这是公子衍的东西还轮不到我处理。”说罢,她就放下银票转身施施然而走。

柏山低头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把银票捡起。

见着柏山拿着银票进来了,王衍表情有些僵硬“不是让她收下吗?”

柏山一五一十答道“我也说了,她就是不要。”

王衍手指狠狠捏了捏眉心“她走时可问了些什么。”

柏山摇摇头“未曾,她放下银票就走了。”

王衍听完心中腹诽不断“这女郎之前的聪明劲儿都去哪里了,都不见她了,还搞不懂状况吗?还不知道多问几句!出去逛了一趟脑子都被狗吃了吗?”

王衍看了一眼桌上的银票叹了一口气“你去给打几个金镯子送去给折枝吧,她肯定会收下的,到时候她主子再想拒绝也找不到理由了。”

柏山得令后不为所动,反问道“郎君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

原定就是纸张事必后,即刻回琅琊调遣亲兵前往齐国的,可如今郎君为了那女郎在这陈郡耽误了那么久,都不知道如今派来的人掺杂了多少细作眼线。

其余世家早就赶往齐国了,甚至连这谢家的人都在前两日出发了,可郎君却偏还要等这谢风月完婚,她一个记名嫡女的婚礼有什么好看的,如今他更是左看右看这谢风月心里都不爽利。

王衍敛目回道“何时你能置喙我的决定了。”

柏山闻言立即跪地俯首“是奴越距了,郎君息怒。”

王衍面无表情的朝着他挥了挥手看,示意他退下。

这柏山嵩山虽为双生子,可性格方面简直天壤之别,嵩山性子欢脱冒失,柏山却是严谨又古板。

王衍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那沓银票上,脑中又不禁想起谢风月在柳树下与李小宝耳鬓厮磨的模样。

他又重重叹了一口气。

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二月初七,艳阳高照。

周淑怡的马车停在了公子衍的院门,她打量着这大门略带嫌弃的开口“怎的如此落魄,住的这么寒酸。”

迎接她的谢风月刚一出门,就听到这么一句面色尴尬不已“阿姊”

周淑怡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怎么同他出来住了都不支会我一声啊。”

谢风月赫然,原来谢府给外人圆的借口就是她同公子衍欢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