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50章 讥讽(1 / 2)

王衍看着碟子里挑好的鱼肉,唇瓣轻动连眉眼里都带着笑“盛京城。”

谢风月抿唇皱眉“盛京?他们去那里干嘛?”

王衍止住了她挑刺的手“这我怎么知道呢,等此事了了,你去盛京不就得了,他们落于盛京南巷。”

谢风月轻轻点头“郎君大义。”

王衍将碗碟挪开一些才回道“你别嘴甜了,你若是想往盛京走那就更要多少上些心,北上的路可比不得南下,那边不太平。”

谢风月拿着帕子净手,敷衍的回道“有劳郎君提醒了,我还是先南下寻我父亲。”

“父亲?他并非你生父,你为何还要去找他?”王衍疑惑。

谢风月脸上露出了些怀念的笑“我父亲这人对我母亲情意甚笃,他若是知晓了我与兄长都不是他亲生孩儿,却还对我们都如珠似宝,那他也是一位好父亲,倘若不知,那又如何呢?这就能磨灭掉他真心诚意待我好吗?”

其实谢风月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她母亲肯定也是爱慕于父亲的。

爱一个人的行为话语可以演出来,可那么多个个日日夜夜,母亲望向父亲的眼神里那都作不了假。

至于父亲一人前往岭南肯定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她一定会寻到父亲,再带着他前往盛京阖家团聚的,到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王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你心肝还没黑透。”

“嗯?”谢风月偏头与他对视。

王衍被她翦水秋瞳看得脸上发热,微微侧头躲避“月女郎向来做事利己,没想到还会为了家人犯险。”

谢风月坦然一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无枝可倚,免不得多思虑一些,但我却从未做过损人利己之事,何来黑心一说。”

王衍闻言思索了一番,这谢风月似乎真没有主动害过谁,唯有一人。

他踌躇片刻还是问出了声“那花嬷嬷?”

谢风月眼神霎时间冷了下去,盯着他极为认真的开口“她欺我辱我再先,打我打折枝再后,还辱骂我母亲,抢她给我的唯一念想,我若不动手,她只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于我。”

“郎君认为我不该动手吗?”最后这句她语调上翘,王衍硬是听出了些讥讽的意味。

讥讽什么?讥讽他妇人之仁?还是未经他人苦还劝他人善?

王衍有些尴尬“我也只是问问,我那日隔得远,山上风又大,听不清你们之间的谈话。”

“呵郎君倒是能忍,你怕是早就想问了吧。”

王衍受不了她这副阴阳怪气的样子,转移话题道“你的淑怡阿姊明日会来,你准备准备见她吧。”

谢风月一怔,要不是他提起,都快忘了这人了。

电光火石之间谢风月竟然有了一些眉目,莫不是母亲前往盛京城是有淑怡阿姊母亲的手笔。

可她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若是母亲要去盛京城,肖姨母又怎会让淑怡阿姊来陈郡送绢帛呢。

“她这几日可还好?”谢风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