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36章 逃跑(1 / 2)

谢风月刚起身,对面的谢谨却在此时开口“月儿,今日便陪着予儿送客吧。”

王衍余光看见她身子一僵,本想帮她解围,但又想着刚才这女郎的话,干脆伏案偏头单手支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谢风月捏紧拳头,抬头正想以身子不适当作借口推脱。

主位上的谢夫人已经不悦开口“今日是大筵,她身份不合适。”

她拒绝的毫无转圜余地,谢谨无奈的看向父亲,微微摇头。

谢太傅轻咳一声后“有什么不合适的,月儿马上就是吴宫的王后了。”

谢夫人没想到这是夫君的意思,听他这么一说就明白了,他这是想帮那贱人抬身份呢,一个受宠的记名嫡女和不受宠的记名嫡女那可是天壤之别。

她偏不遂他的愿“不过是个姬夫人而已,哪里配得上替我们谢家送客,往后那些宾客若是知道了,面上不说背地里肯定都要嚼舌根的。”

谢太傅脸色沉了下来,别人不知道月儿嫁去吴宫是为王后的,她还不知道吗?姬夫人之位只是暂时的而已,只要等那老吴王归西,吴世子继位月儿就是新吴王后。

“散席后月儿你送客。”他这话说的斩钉截铁。

谢夫人将手中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后院的事我说了算,她别想跟我的予儿一起送客,予儿丢不起这脸。”

谢风月看着两人争吵,要不是她今日打算跑路,她还真想撺掇几句点上一把火。

看着一旁的公子衍用看戏一般的眼神望向她,谢风月盈盈起身行礼,“父亲,母亲今日就让予妹妹送客吧,公子衍约了我游肆呢。”

她话语间带着些许娇羞,谢太傅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轻叹了一口气“也罢,等过几日再让你母亲带你去参加各类筵席吧。”

谢太傅不是个迂腐的人,他向来认为世家子风流多情再正常不过了,他亏欠月儿太多,不过就是婚前有个蓝颜知己而已,更何况这蓝颜知己还是琅琊王氏子,这不但成不了诟病,反而说出去还是一番美谈。

一旁的谢夫人牙都咬碎了“哪个世家大族会让当家主母带着一个记名嫡女应酬的,真的是把她的脸面往地上踩。”

见着几人偃旗息鼓了,公子衍才适时出声“女郎是何时约我游肆?”

这一句话把几人都说懵了,有人怔愣也有人带着戏谑的笑。

怔愣的谢风月,眨了眨眼。

这公子衍怎么回事,她们两人难道不是默认了这种不损利益的互相利用的吗?

“女郎明明是约我踏青啊。”公子衍含笑开口。

谢风月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气,这人真是一点都吃不得亏十足十的伪君子做派。

她含羞带怯的轻点了下头。

谢太傅这才爽朗笑出声“今日阳光正好,适合游玩。”

谢风月再度起身,朝着几人欠身行礼“我先下去梳洗了,各位慢用。”

直到远离了正厅,谢风月才缓下来脚步,手心已经有了汗意。

她推开锦园的大门,进了屋后,在妆台边上见着折枝留下的标记,才觉察到在筵席上浪费太多时间了。

在妆台里挑挑拣拣,只有三根簪子没有明显谢氏的标记,干脆一股脑全插在了头上。又手脚麻利的把胭脂盒子打开,眉黛也拿出一支,刻意摆成梳妆后临时出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