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34章 做梦(1 / 2)

锦园中庭已经长满了杂草,谢风月回去时就见着花蕊蹲在地上哼哧哼哧地拔着,而一旁的唤雪正悠闲地坐在廊台边上嗑着瓜子,手里还捧着谢风月好不容易收集来的话本子。

折枝大包小包提了满手,一见着唤雪那轻松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哟,这是哪家的女郎啊这般自在得意?”

花蕊听见声音这才抬头,立马就放下手上的铲子小跑着过来接过了谢风月手中的几个盒子,她满头都是汗,头上还有一些杂草“女郎怎么也没叫人帮忙啊,您是主子怎么也搬起东西来了呢。”

谢风月摆摆手“床铺好了吗?”

花蕊看向走来的唤雪“里屋收拾好了吗?”

唤雪皱眉“那里面太脏了,我稍微收拾了些。”话音刚落,进屋放东西的折枝就惊呼了起来“这屋里怎么全是灰啊!”

唤雪一脸无奈看向谢风月,她伸出那双细腻修长的手“女郎,我这手可干不得重活儿,若是长了茧子就不行了。”

折枝挽起袖子就冲了过来,把手上的脏帕子往她脸上一丢“你一个奴婢金贵什么呢。”

唤雪一时不察被那帕子正砸在脸上,她满脸委屈“我在琅琊时可都是有人伺候的。”

谢风月眼眸微阔,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你还是琅琊氏族的女郎了?”

唤雪神色一尬“不是我”

折枝可不管她还要说什么,她指着里屋“既然不是女郎是奴婢,就该做好分内的事,别异想天开做些娇贵的梦,赶紧去把屋子的灰全擦了。”

唤雪再次看向谢风月,那眼里全是希望她能管管这不知天高地厚胡言乱语的丫头。

谢风月气定神闲的走向她曾经坐的廊台处才开口“我记得嵩山好像说过你是送公子衍送给我的奴婢。”

“快些打扫吧,天快黑了。”她捡起地上的话本,珍重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开口。

唤雪眼眶红红,她一跺脚就往里屋走去。

身后的折枝却高声喊道“你不拿帕子怎么擦啊!”

于是她又转头回来捡起那黑漆漆的帕子,神色屈辱“女郎,你这样对待郎君送来的人就不怕我回去告状吗?”

谢风月翻书的手一顿,她再次抬眸时眼里全是笑意“你大可现在就回去跟他说,我让你收拾屋子了,我也想看看他对你这种“奴婢”是有多疼惜。”

公子衍那种典型的世家子做派,怎么可能关心一个细作是否如意呢,但凡他对这些人上一点心,也不可能让唤雪这种能识文断字的细作替她嫁人。

唤雪在里屋擦着积灰的桌子,她看着指甲缝里的脏污,眼里全是恨意。

她在琅琊时可是和那些世家小姐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连教养嬷嬷都说她长的好看以后肯定是要去其他世家享福的。

原本主子带她来了这陈郡,她想着最起码也是把她献给陈郡谢氏子当姬妾的吧,可没想到谢家是送了,送的却是个假嫡女。

最主要是郎君为何会帮一个毫不相干的人,难道就因为她那张脸吗?她看着铜镜中那张与谢风月有几分像的脸庞。

恨恨开口“不过就是我出身好了一点而已,凭什么就能让郎君帮她。”

她越想越气,将手中帕子朝着软塌砸去,忽然间看见一个白色的荷包夹杂在一堆衣服之间。

那个荷包她在折枝身上见过,唤雪冷冷一笑“女郎的东西我动不得,你一个小丫头的东西我还拿不得了?”

她一伸手就把那荷包拿起,解开上面的绳结,见着里面那张银票时眼睛一亮,立刻往怀中一塞,扭头就出了屋子“女郎,我忽然想起还有些事要跟嵩山交代,我先找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