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28章 世家(1 / 2)

周淑怡把糕点往嘴里一塞,囫囵吞咽后才回“我说真的啊,我就是喜欢月妹妹好颜色,你若是做妾室我都觉得心疼。”

谢风予神色奇怪的在两人脸上转悠最终悄声吐出两字“有病。”

她把碗一放,起身行礼“公主您慢慢吃,我就先回房了。母亲和兄长早些时候出发去城门迎接父亲去了,所以礼数上欠缺了些,望公主见谅。”

周淑怡抬头圆眼一眨“谢太傅也回陈郡了?”

谢风予点头“父亲早前就递了信儿回来,说是需要修缮宗祠祭祖。”

听闻这消息,谢风月垂目思考了起来。为何这个时间点上谢太傅会回来,实在不能怪她思虑过多,这些日子来谢风予欲言又止的话里不得不让她多些心眼。

王衍这边就比谢风月消息灵通太多了,他的人一路尾随从京都回陈郡的谢太傅,离进永安城十数公里时,密信就到了他手里。

他摩挲着手中的折扇,望向窗外,透过叠嶂的假山流水见着谢风月与周淑怡在廊边跪坐闲聊。

隔着这么远那女郎秀容都难掩,她腰间帛带飞扬,黑发如墨。远远看去就如同画儿一般美丽。

王衍轻叹出声“可惜了。”

刚进屋的嵩山疑惑出声“什么可惜了?”

王衍刚有的那点为美色将逝的惋惜立刻被问得消散,他开口问道“给她送去的唤雪如何了?”

嵩山一想起这个就生气“被折枝那丫头安排在院子外打扫呢,唤雪可是原准备送进周皇宫的细作呢!真的是暴殄天物。”

“谢风月可有安排?”王衍垂目,她应该是知道这人是干嘛用的,不至于安排的这么远啊。

嵩山瞥瞥嘴“郎君,我是你的侍从可不是谢家女郎的,我怎么知道啊,要不你去问问?”

王衍神色僵了一瞬,复而转正“今日你就安排人去探一下那几处地点,看看哪个才是谢家真正的造纸厂,若是确定下来直接一把火给他烧了,必定要让造纸的师傅死在火海里,不留后患。”

“郎君是想回琅琊了吗?这么急。”嵩山问道。

王衍沉下声“谢太傅回了陈郡,不如早点把事情结束,免得夜场梦多。”

如今王谢两家至少还不能在明面上撕破脸,他烧了那些假作坊也是警示谢家罢了。

若是北方两大世家内斗便宜的也只能是皇室和江南豪族们,这种风险他冒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