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6章 算计(1 / 2)

“吁”

谢风月听到越来越浅的马蹄声暗道今日要完,说好的逛街逛到书坊去了就算了,如今还同坐一匹马车。

果不其然,谢风月对策都还没思索出来,王衍的马车也停了下来,不等他们下车行礼问好。在外边当起车夫的嵩山就喊道“哎哎哎,公子女郎,马车坐不下了啊!”

今日王衍本就低调选的马车也是一般富户所坐的那种,马车内除开两个條凳外,就没了。

谢谨先挤了进来,扫视了两人所坐位置之后才把目光转向折枝“滚出去。”

折枝没听到自己女郎开口随即就垂着头蛄蛹了出去。

随后上车的谢风予却不像谢谨那般少言了,待她坐稳之后开口就嘲讽“原来是谢家女郎陪着公子衍呢我还以为是哪家勾栏瓦肆的贱蹄子呢”

谢风月挑眉,这予妹妹几日不见有长进啊,都知道指桑骂槐阴阳怪气了,要是换在以前她上了这马车必定就动手了。

马车里逼仄谢风月行礼不方便,她微微欠身回道“予妹妹这事关谢家女郎名声,不可开玩笑。”

谢风予并排与她相坐,她偏头脸上没有以往的怒意“这瞧着不就是吗?我谢家是亏待你了?不给你马车坐吗?你陪同郎君游肆就算了,如今还同坐一辆马车。那不就是那些下贱婢子勾搭人的手段吗?”

谢风月简直被她开了眼,谢氏还真是什么能人都有,这谢风予都能管教几日就把那炮仗脾气都熄几分,属实是厉害。

她又如同以往一般垂下头不说话,等着坐那如石墩子般的两位公子开口解围。

车厢里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长久的沉默让谢风月轻抬起眼眸,目光却停在了谢谨腰上的佩玉旁那个靛青色的荷包上。

“天要亡我!!!!”

这荷包公子衍可是见过的

谢风月连忙掀开帷帽,美眸闪动决定还是先倒打一耙“兄长今日不是要巡田吗?莫非昨日是找借口诓我吗?”

谢谨原等着她辩解几分,没想到她问的竟是这个,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圆了。

他干咳几声“这不是正要去吗?”

谢风月狐疑“可这也不是出城的路呀”

“兄长!!”谢风月突如其来的叫嚷声让谢谨回了神,他神情严肃“你是我谢家女郎,为何能与公子衍共乘马车呢?”

王衍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事关唐氏纸张案。这事绝对不能和谢家未来的家主谢谨谈及,可如今依这谢女郎见风使舵的劲儿恐怕会把事情全盘拖出以全自身了。

他手指捻了捻,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三人都愣在当场。

“我心悦于她。”

谢风月愣住了

谢谨眸色冷冷“你心悦她?”他这话是朝着王衍开口。

王衍眉梢眼里都盛满笑意“嗯,我是甚是心悦月女郎,所以今日借着游肆的名头,想与她表明心意。”

谢谨这才转头,那眼里全是谢风月看不懂的东西。

谢风月牙齿都在颤抖,脸上血色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