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关灯 护眼
加入书架

第1章 嬷嬷(1 / 2)

乾安历十五年冬,连日里的大雪似要将死在世家门阀与周氏皇权争斗下的白骨埋尽一般。

云台山上零散飘落的雪花砸在谢风月的脸上时,她正站在山口。

迎着刺骨寒风那身华服衣袂翻飞,身上繁复的佩玉也叮铃作响,她垂目看着下方长长的押送队伍渐行渐远,神色不明。

年前她还是陈郡谢氏旁支,可变故来得太快,不过数日家中就因党派之争流放至烟瘴之地岭南。

更是连她都不得不过继谢家成了嫡系女郎,待到开春就入吴宫为新王后。

身旁的侍女折枝见她眺望远方出神,小心翼翼地开口“女郎,已经出来两个时辰了该回府了。”

折枝说完这话后,微微抬首又看了看她的脸色,见她神色如常后复又低头。

“是啊该回去了。”谢风月目送着那押送队伍消失在山脚后,才悠悠开头,语调中带着几分凄凉与讥讽。

折枝听完却是上前两步扶住了她,压低声音道“女郎,至少人还活着。”最后几个字折枝把声音压的更低了些。

谢风月闻言手中帕子轻抚脸上的残雪,嘴角浮起一丝苦笑“可若是嫁去了吴宫,活着的人此生也再难相见了。”

话音一落身后就响起簌簌的脚步声,花嬷嬷带着责备的声音随即传来“女郎,谨言慎行!夫人已是看在同族的面上才答应用你换父母兄弟一路平安。如今你就算有再多牢骚也不该宣之于口!”

谢风月嘴角依旧噙着笑,微微欠身行礼“多谢嬷嬷教诲,是风月糊涂了。”

花嬷嬷见她没有多嘴辩驳,冷哼一声“瞧着雪也大起来了,人也送完了总该回府了吧。”

谢风月拢了拢白狐披风点了点头。

见着风雪更甚了,她低头掀起披风挡在脸上。“啪”猝不及防击打让她原就冻僵的手颤了颤。

花嬷嬷表情严肃,手上却不知何时拿出了两指宽的戒尺“女郎,这谢氏嫡女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这一丝一毫的规矩都代表着陈郡谢氏的门面。”

谢风月脸上仍旧挂着笑,她眉眼柔和浅浅回了句“是我忘了礼数,嬷嬷教训的是。”

一旁的折枝却咬着唇盯着她如玉般的指尖泛起的红痕,眼中含泪。

谢风月安抚般地回望一眼“上车吧。”把手缩回披风内后,她脚步娉婷,身上的佩玉声响铮铮。

就在她迈步踩向小马扎时,花嬷嬷手中的戒尺再度打在她先迈出的左腿上怒斥出声“你如今头上衔着的是谢氏嫡女之名。还有月余就要入宫为后了,若是吴王成婚大典上你都如此不懂礼数。那我谢氏百年清誉还不得丢个干净吗!”

还不等谢风月开口,折枝就跺了跺脚不满的回道“花嬷嬷,这只是上个马车也无外人在场根本就用不上那些个礼仪教条,更何况我家女郎也是名门之后,你如此训斥还有没有一点家仆的规矩了?”

花嬷嬷那张尖酸刻薄的面皮上带笑,手上的动作却极快,戒尺直愣愣地打在了折枝的脸上,随后又是重重将她往地上一推。

谢风月站在原地未动,披风下的手却攥的死死。

折枝惊惧摔倒触地撞上了那凸起的石块,霎时间额头就喷涌出了鲜血。身子随即也瘫软了下去。

“区区一旁支丫鬟,也敢教训起我来了,今日嬷嬷我便好好教教你谢家嫡支的规矩。”说罢她像是还不解气一般,朝着折枝又踹了几脚。

谢风月却往折枝往身前一站“嬷嬷消消气,我这丫头打小就是嘴尖的,是我管教不严。”说完拉开衣袖就欲将手上的银镯给她。

花嬷嬷眼尖一下就窥见了她皓腕上的玉镯,她手拿戒尺止住了她放下衣袖的动作。